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雪迹(3)

饿啊……我真的饿……

发现大家都沉迷游戏没有粮……

说好的更新……

(脸崽今天真给麻麻长脸)

上一章:强项令·雪迹(2)

————————————————————————————

韩文清是被自己的精神体咬着衣服拖过去的,整个战车的温度像是落到了冰窖一样在不断下降。

这个战车不是自己的,临时抢到手上虽然用起来还是一通百通,但是内里构造毕竟不一样而且……实在是太乱了……

张新杰皱着眉第一次觉得张佳乐真的算得上有收拾,毕竟张佳乐杂乱的程度还能让他接受。而这里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极限,刚刚一踏进来他就有转身再去弄一辆的冲动。韩文清一把捞住往外面走的小向导:“先暂时将就一下,赶路要紧。”

……张新杰回头看了一眼,冷静地回望着韩文清:“太过杂乱的环境不利于哨兵的感官。”

韩文清坚持己见:“赶路要紧,先走。”

小向导在他手上一点挣扎地余地都没有,被固执己见的哨兵强行虏到了车上。还算韩文清有点良心,看得出来张新杰就是嫌弃车内脏乱差顺手还是给他腾出了一个稍微干净的地方,拿刚刚翻检出来还算干净地被褥把他整个裹起来顺便在被褥外面打了个结实的俘虏结……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周围,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被绑好的粽子,就等着来个蒸笼架上然后韩文清就能吃了。这个哨兵生怕自己跑了的想法简直就明晃晃地表现得昭然若揭了,绑好了不说精神体还就势趴在了身边。

张新杰冷漠地和大老虎两两对望,这种威风凛凛的大型猫科就趴在自己面前不咬人也不挠人但是就是摸不到,张新杰简直内心就像是有一百个猫爪子挠来挠去,四肢的力气在缓慢的流逝,闹的他的心和咕咕叫的肚子一样内里难受地要命。

“我饿,”一天没吃什么东西的小向导脾气开始变得阴晴不定,看着大猫胖了一圈的脸内心愤愤不平,“给我找的好吃的呢?”

吃的没有……好吃的更没有……

大老虎心虚地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闭上眼睛顺势把脑袋搁到了张新杰的膝盖上。

张新杰更不开心了,暖烘烘的一只大猫近在眼前他摸不到就算了,肚子还饿的咕咕叫……

韩!文!清!

张新杰在心里狠狠地给他记了一笔,微微往裹好的被褥里面缩了缩,一歪头靠在大老虎暖烘烘的肚子和结实的背部睡了过去。战车像是一个猛烈晃动的摇篮,张新杰倒是有点明白哨兵为什么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了,毫不客气地往大老虎软绵绵的肚子和肉多的地方拱了拱,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韩文清收到能确认识霸图发来的信息和密钥后,才稍微有空从驾驶室出来看了一下挤在角落已经守着小向导沉沉睡去的精神体。黑暗中出现两抹绿光,东北虎睁开眼睛把小向导往自己怀里卷了卷和主人对视着。

至于刚才在暂时中转地跟人家说好的给小向导找吃的这件事……

韩文清果断选择把这种事忘了。

所以直到他被精神体拖过去的时候才恍然想起,出现贪吃而且情绪不稳定这种现象是所有觉醒者要进入下一步成长的标志性表现。破碎而又锋利的精神碎片密布在小向导的周围,似乎连一点可乘之机都不留给任何一个哨兵。

那些碎片沾染了各自极端又负面的情绪,韩文清略微皱了皱眉头,还是毫不犹豫地伸手把小向导直接抓了出来。就像是穿过滚烫的油锅或者是冒着泡的开水,韩文清只觉得神经在一瞬间痛的无法描述的刺激下都要失灵了。

少年还没有完全张开的骨架和整个身体都是软绵绵的,但是韩文清还是明显感到车内的温度还在不停地降低,他抬头看了一眼内壁,了然这仅仅是感官上的寒冷。

向导稳固而不会外泄的精神世界,在不断地重建和扩大中对外露出了冰山一角,诱惑着无家可归的哨兵和他的精神体前往这个极乐世界。

然后他们会在那些淬毒的精神碎片的包围下痛苦不堪的直到得到永恒的长眠。

越来越冷的感受提醒着韩文清应该做些什么,他是一个年长的觉醒者,幼崽向导的成长虽然比不上更加高等级别的向导成长那么来的艰难,但是也是一件极为艰苦的事情。

张新杰整个人就像是冰做的一样,韩文清手能摸到的裸露出来的皮肤温度明显低于正常温度。韩文清觉得有些不对,发烧才是正常的成长所带来的负效果,这种闻所未闻的冷得心跳都快要停下来的是个什么状况?

他觉得自己又走到了一片雪地上,绵软而又冰冷,每一步下去都带着嘎吱嘎吱的声音。清凉的雪的气息带着最悄无声息的寒冰慢慢侵入每一个毛孔,韩文清恍惚之间突然惊醒了,猛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踏进了向导的精神世界。

他……他落入了一个陷阱……

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向导出现,能一步一步这样毫无破绽又自然而然地把他引入精神世界。只要不涉及精神领域,哨兵和向导在觉醒方面的优势明显在哨兵身上,他们身体素质更好,速度更快或者力气更大,五感敏锐亦或者柔韧过人。向导一旦被近身除非本来就在体术上有所成就,只能被哨兵所俘虏摆布。

但是一旦涉及精神领域,还没有哪个哨兵能够贪吃到吞噬掉整个精神世界……

大概只有指望传说中的精神体饕餮落入世间,才能有机会证实一下是否能整个吞吃下精神世界。

他在茫茫一片雪海里不知道何时何处,更不知道这个小向导把他引诱进来是想干嘛。但是东北虎明显很喜欢这种漫天飞雪的地方,已经连着在雪地里面打了好几个滚了。

他有些摁耐不住自己一颗受到蛊惑一般的心,向着向导不为人知的精神世界深处不断前行。就像是被牵引住了四肢的木偶一样,就算是有心去抵抗仍然夺取不回自己的控制权。

所以……这才是这个小向导的真正实力?

趁他穿过精神碎片后稍微有些松懈的精神防备,降低的体温让他不得不伸手去试探心口和额头这些重要的精神链接触碰的地方,继而悄无声息地让他沉浸在了被迫泄露出的精神世界的喜悦中,趁机把他引诱到精神世界里面来……

这样处心积虑想要做什么?

似乎温度越来越低,随着温度的降低韩文清逐渐发现另一个让人更加难以忍受的感觉开始更加突兀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肚子似乎瘪了下去贴着脊椎骨向自己抗议,让韩文清瞬间理解了什么叫做饿的前胸贴后背,越来越虚的感觉开始从手脚往上蔓延似乎心口都凉了几分。

他像是陷入了一个漩涡,力气和神智在被不断地吸走。

“好受吗?”

韩文清打了一个激灵,皱着眉心想这个张新杰到底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

小向导的声音这个时候幽幽地飘了过来,几乎能感受到那声音里面的冰碴子。

……韩文清突然没由来的感觉到一股心虚,心想总不可能为了没吃饭就……

“我就是饿了。”

……得了,居然还真就为了没吃饭。

这是报复啊,就是被饿了所以也要把我拉进来感受一下饿肚子的滋味吗?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感受了一下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感觉,无奈地试图说服小向导:“在过一会进了霸图的辖区,我给你找吃的。”

张新杰连声音都没出,似乎在无声地反问这个哨兵,你这话真的可信吗?

“我保证,用我的名号保证。”

似乎在一瞬间他就回到了人世间一样,精神体摇着尾巴把脑袋拱进了小向导的怀里,舔了一口溢出来的精神波动帮他分担着成长的痛楚。张新杰的体温明显没有那么低,反而因为巨大的消耗略微有点发热。之前的一切都是向导给哨兵植入的幻觉,然而真实地让韩文清难以相信。

发着热的小向导声音远没有在他精神世界那么冷得掉冰渣,反而软糯地就算是想要凝聚出严肃地氛围,也像是奶猫一样又轻又嫩:“你保证过的。”

韩文清心想这是我保证过的最tmd不值得一提的事,吃饭很重要吗???

“很重要,”张新杰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努力强调了一下顺便带上了威胁,“还是说你想再试一次?”

……这个就算了,韩文清脸上抽搐了一下,再三给小向导保证:“一进入辖区就给你找,我保证。”

这还差不多,张新杰摸了摸饿的有点受不了的肚子默默安慰自己再等一会就好了,别人的辖区找吃的确实不太方便,再饿一会……

但是饿着肚子睡觉真的不好受啊!!!!!

张新杰有生以来第一次稍微有点怀念在塔里的日子,至少,不需要他忍饥挨饿倒是真的。

【1】 

 强项令·雪迹(终)

都说了不能饿着吃货啊

老韩你自己感受一下吃货新杰杰的怨念

  520 97
评论(97)
热度(52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