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强项令

“开门!!!!”

“开门啊!!!张佳乐!!!!!”

“开!!!门!!!!!!!”

张佳乐在床上滚了第三个来回了,终于摸索到搁在床头的闹钟一把朝门上砸去。

“给我滚!!!!!!!!!”

半个小时后……

“哟……”魏琛一边小心翼翼绕过一地的各色危险或者不危险的东西,勉强找到沙发能坐的地方坐下,“乐爷你把自己窝搞成这样也挺不容易的。”

张佳乐抽了一把手上的枪顺便上了个膛:“我给你三秒,给我不弄死你的理由,这辈子还真没几个敢这么早把我闹醒的我给你说!”

魏琛举起双手:“替我养儿子。”

张佳乐沉默三秒后,扔下手枪就扑上去摁倒魏琛就朝着他脸给了一拳:“我觉得直接弄死你真便宜你了,打死多好的!”

“靠靠靠!张佳乐你妹的打人打脸!!!”

“卧槽你跟玩远程控制的比近战张佳乐你要不要脸!”

“小白脸你再打我脸我反抗了啊!你以为我打不过你么!我靠!!!”

等张佳乐打够魏琛后也大概把自己弄清醒了,他一边洗脸一边继续问:“你儿子?背着你家方世镜的私生子啊?哎……不对,我怎么听说你在外面养了一个小家伙当童养媳?”

魏琛翻了个白眼:“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乐乐你放下枪我们什么都好说……”

魏琛被枪抵着老实地像个小媳妇,张佳乐乐不可滋地顺便留照纪念了一下继续催着魏琛讲正事:“你大清早的过来要我帮你养儿子?魏琛你被你家方世镜逼得都下崽啦?”

“好吧,”魏琛表示投降,“我曾经动过那么一点小心思你懂,那个小家伙捡回来来的时候我就想,要是是个向导就好了,要是是个跟我契合度极度吻合的向导那简直就是完美。”

张佳乐拎起电话:“我现在特别想给方世镜打个电话,给他说一下他家那口子哨兵时刻想着养个童养媳叛他而去。”

魏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说话事实点,我脖子上还带着这个,算他家哪口子?”

他的脖子上戴着已被控制登记在案的所有的哨兵必带的禁锢圈,防止他们在没有向导进行临时疏通时陷入漫漫长夜。长夜状态的哨兵就像是打了一针狂躁剂外加一针烈性催情剂,他们会肆意攻击周围一切活动的事物……

“我就想不通了,”张佳乐翘起二郎腿,“你两的契合度高达96%,为什么你两还不结婚?”

魏琛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我记得你和某人契合度高达……放下枪放下枪!我们万事好说!我错了我错了行了吧!?乐爷我给你道歉!!!”

“有时候你要给哨兵追求一下100%契合度的动力啊,”魏琛摸出一只烟抽了起来,“一个不在档案管理的、不被控制的向导,然后我就可以摆脱这个东西了。”

“我以为你带着这个很爽^”张佳乐歪着脑袋看了一眼魏琛脖子上的禁锢圈.

魏琛拽着脖子上的那个圈套翻着白眼:“人家那是情趣play啊,我这是什么?”

这是禁锢他们自由的东西啊……

张佳乐陪着魏琛默哀了他早已逝去的自由两秒:“继续说你那小媳妇啊,怎么就成了你儿子了?别给我摆出一脸贞洁的样子,你节操都卖给方世镜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魏琛一脸你不懂我:“我把节操卖给方世镜干嘛?好玩吗?有用吗?能吃吗?”

张佳乐继续高冷地给手枪上膛:“能上床。”

魏琛立马就萎了一样缩在了张佳乐的沙发上,看上去就像是失足妇女一样一脸落魄。

“至于么?”张佳乐那脚尖踹了他一下,“不就是上床了么?我们觉得对于你两是迟早的事啊,你至于这样用过就丢吗?还是说方世镜他技术太差了你不满意?”

是技术太好了……

魏琛红着老脸咳嗽了几下把话题往他儿子身上拐:“那个小家伙,最近开始特征分化了。”

张佳乐立马应景地鼓掌:“恭喜你终于可以摆脱老男人开始第二春。”

“第二春你妹啊!”魏琛终于爆发了,“那是个哨兵!哨兵你懂吗!?老子要个哨兵来当童养媳干嘛!?啊呸!我一直把他当儿子养好吗!?”

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魏琛把所有跑路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发现重要人物之一演化成了一个哨兵,整个人都要崩溃给诸神看了。

“别人都是喜欢把自己往好处说,你是喜欢往坏处说,”张佳乐把玩着手上的枪,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魏琛,“你觉得我会信多少?”

“嘿嘿,”魏琛笑得格外猥琐,“至少第一点,我要跑路,第二点我交给你一个小哨兵养。”

“我为什么要给你白养个儿子?”张佳乐觉得这买卖太赔本了,“吃我的喝我的不说了,以后还会出现睡我这种情况?我脑子进水啊?”

魏琛表情看上去很认真:“进水你就养的话,能进水一次吗?”

“我记得方世镜养了一个向导是不是?挺乖的一个男孩子,你们蓝雨有向导你干嘛不把这个小家伙交给蓝雨?你们那边够自由了还想怎么招啊?”

“不一样,”魏琛捂着自己额头,“那小家伙被我放养都要养野了你知道么?我捡回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告诉别人……”

“那你干嘛告诉我?”张佳乐挑着眉毛上下打量魏琛,“我看上去最心软还是最好欺负?”

魏琛呵呵两声:“乐爷你看上去最美。”

又是一场混战,等硝烟落定的时候,魏琛指了指窗外:“张佳乐你要不要去看看,去看看你就知道了为什么要托付给你养了,虽然叶修那我也拼着老脸去说了这事,但是……”

“你就这么不放心方世镜和他那个徒弟?”

“向导我就放心你和叶修。”

张佳乐乐了:“这句话我会等你跑了以后找时间给方世镜说的,你小心你的腰和屁股。”

魏琛送了一个白眼给他。

说实话,张佳乐从来都没有搞懂过,像方世镜那样的人,一身气质虽然冷但是文质彬彬待人接物也好全部礼貌端正,和这个一身上下吊儿郎当的哨兵一起这么多年,单是处理烂摊子都不知道处理了多少,更别说方世镜长得还不错能力更不错,能上前线能下厨房,内部都说他除了生孩子估计什么都会的男人,就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方世镜为哪般啊……”张佳乐感叹了一下,顺便收拾东西去看看魏琛口中的儿子,“又是个精神体是猫科的?猫科都这样么?带个圈子就跟要他命一样。”

不管是魏琛也好还是……

战后的世界太过于混乱,辐射和战火给予科技和社会太大的变化,不过短短几十年……

张佳乐给自己身上配好枪顺便塞了几个临时的禁锢圈在包里,往外走去。

生物导弹化学导弹甚至于放射性导弹都曾在这片大地上留下了显而易见的创伤,被极端环保主义研制的生物炸弹里面填满了特殊种子,它们无视钢筋水泥任何东西,破开大地疯狂生长扩张着自己的领地。

再加上辐射的各种影响……

这里成为了一片混迹在森林中的零星城市。

“出门一点都不方便,”张佳乐撞上门往外走,“养个人陪陪我也不是啥坏事,就当今天出门找点吃的好了。”

 
【2】

一个战后荒土哨兵向导

哎嘿!

就是想看开狂暴的哨兵被带耻辱圈!

哎嘿

伊丽莎白耻辱圈

  1388 29
评论(29)
热度(138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