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龙抬头【八三设定】

哦……本来我是想昨天写完的……

结果就一日起来,肉就多了……

为什么喻黄连肉都如此容易爆字数?

总之……6000+字

喻总好生吃,二月二龙抬头快乐(大雾


二月二,龙抬头。

黄少天摸摸索索地从被窝里面探出脑袋,感受了一下二月的气息后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为什么这么冷啊?为什么会有倒春寒啊?!为什么都春天还这么冷啊……

金翅大鹏奋力地把自己捂得更严实一点,在宽大的海玉大床上滚来滚去思考着如何可以再暖和一点,最后决定摸摸把被他挤到床边的应龙君,看他那边是不是温度更高。

喻文州睡得比他还熟,鳞鱼蛇虫一族畏寒畏冷,冬天喻文州能坚持不冬眠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被黄少天挤到了床的最里面也没有啥反应,任由黄少天伸出手在他身上摸索了半天。

黄少天的手触到喻文州身上的一瞬间就往回缩了一下,虽然喻文州摸上去就像是一块玉一般细腻又润泽,但是这块玉明显不是暖玉。黄少天有些舍不得又有些迟疑地纠结着要不要再摸一下……

虽然文州身上没他暖和……但是摸着舒服啊!

真的好舒服啊……怎么就不能暖和一点啊!

喻文州睁开还带着一点茫然的眼睛,伸手扣住了毛毛虫一样在床上蹭来蹭去的黄少天,然后翻身压了上去。

抱着暖烘烘的一团金翅大鹏,喻文州在他脖颈处蹭了蹭,极为惬意地叹了一口气。

黄少天不高兴了,相当不高兴,喻文州身上凉丝丝地夏天摸起来确实很爽。但是在现在这么冷的时候,黄少天只觉得自己抱了一大块玉在怀里,虽然他家文州皮肤好摸起来也舒服,但是这并不代表他……

黄少天努力想要把自己从喻文州身下抽出来,喻文州有些无奈地亲了口黄少天的耳朵:“大冷的天,你闹腾什么啊?”

黄少天歪过脑袋啃了口喻文州的下唇:“起来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应龙君你不去收拾你的公务吗?堆积了这么久你对得起南溟的子民吗?!”

喻文州闭着眼睛闷笑出身:“少天你说得很有道理啊,但是我不听怎么办?”

“昏君!你这是从此君王不早朝啊!文州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这样呢?!虽然是忠言逆耳但是利于行啊我跟你说!快起来!你再不起来我被子都被你弄得没这么暖和了!文州你起不起来起不起来!嗷!你再不起来我咬你了啊!”

喻文州慢腾腾地睁开眼睛定定地看了黄少天一眼,凑上去吻了吻他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嘴巴:“昨晚上是谁把我挤到床角的?”

黄少天哑声了,半张着嘴巴顿了顿,有些心虚地四处瞟来瞟去:“文州你自己睡觉不老实不要怪别人啊!我给你说都春天了你就不能拿出点精神气来啊!都开春这么久了你还好意思赖在床上睡不醒么?今天都几号了?二月二了是吧?你看都二月二了!”

“嗯,二月二,龙抬头。”喻文州伸手稳住黄少天的肩膀,亲了亲他的额头示意他继续。

黄少天顿时胆子就肥了起来:“按理说惊蛰你就该彻底清醒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春分啊今天不仅是二月二都春分了!燕子都回北方了你还要赖床文州你好意思么?”

“春分三候始,一候归玄鸟,二候动雷声,三候落霹雳,万物皆醒世。”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字一句婉转起伏地念着。声音不高还带着睡意未褪的一丝慵懒,就像是沉香的香气一点一点沉静到白玉砖石上,悄无声息的把黄少天包裹了起来。黄少天瞅着喻文州双唇一张一合的,有些安奈不住地咽了一口津液。

不老歌

喻文州满心欢喜地把自家金翅大鹏里外吃了个遍,搂着软趴趴的黄少天躺回了收拾干净的大床上,感觉果然暖和了不少。

“这下不嫌弃我冷了吧?”

黄少天浑身酸软地要死,眼皮半睁不睁地趴在喻文州怀里,再次把早上自己手欠要去摸喻文州还把他摸醒了的事情再痛骂自己一百遍!

简直!黄少天你怎么!这么?!!这么……

记吃不记打,喻文州在心里面替黄少天下了个定义,不信你瞧,说不定明天早上他又活蹦乱跳得扑过来了。


金翅大鹏黄少天的烦恼

孔雀乐乐掉毛的那些年

 那些年烦烦埋过的胸



 

  461 14
评论(14)
热度(46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