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十】

抄党章都没用了= =

……我就想着乐哥其实还是很……

(喂喂喂)

毕业答辩期间,更新看学校安排……

他作妖……我就只能……

上一章:【九】


然而说好的聚餐还是没聚成,一来叶修是个一杯倒,二来韩文清伤势没有好转不能喝酒。

最主要的原因是,新来的同志心心念念不忘自家病得掉毛的玄凤鹦鹉,没兴趣去聚餐。

“玄凤鹦鹉会说话吗?”黄少天拉着张佳乐嘀咕着,“对哦文州家的布丁今天就该出院了,上周我送他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兽医诊所有一只好大的灰鹦鹉!贼聪明的!见人就叫帅哥!”

“肯定人家叫的是喻文州,”张佳乐撇了撇嘴,“就你还帅哥?!”

“我怎么就不是帅哥了!”

张佳乐靠坐着椅背翘着椅子玩,顺手指了指韩文清:“兄贵系八块腹肌的猛男。”

然后接着指了指叶修:“打理干净减减小肚子了应该是潜力股。”

接着指了指王杰希和自己:“帅哥和大帅哥。”

黄少天不服,站起来晃他椅子:“那我呢!!!我是什么!!!!老叶都是潜力股了那我还是牛市开门红呢!!!”

张佳乐撇了撇嘴,伸手反剪了黄少天的胳膊膝盖往上顶一个下腰就把黄少天困在了怀里,腾出一只手摸了把黄少天的下巴,感受了一下他脖颈一带细腻的皮肤语气轻佻地开口了:“Little boy.”

黄少天愣了愣一时没听懂,突然明白了什么面红耳赤奋力挣扎,抡起靠背就要和张佳乐决一死战。张佳乐锁死了他的手脚还不忘火上浇油:“你有本事跳起来打我啊~~~”

于是爆破组组长和网监组的中流砥柱一日n次的打架斗殴又拉开了帷幕。

喻文州今天倒是久违地去了一趟他的店,介于小萌货布丁还在兽医那遭受“折磨”,他低调地走的后门直接进了厨房。宋晓一边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一边打趣他:“老细你四日无黎返工啦!”

喻文州笑了笑:“做老板还天天来上班要你们干什么?”

宋晓啧啧了两声:“资本主义的腐朽代表,压迫我们这些青壮年劳动力剥削我们的剩余价值,怎么不见你那只小短腿呢?”

“在方师兄那里呢,晚上去接”喻文州顿了顿,“这几天店里情况怎么样?”

宋晓扯领带的手顿了顿:“现在当然生意红火,不过镜老说你要是有空带你看上的小朋友去他那啊,你去招惹谦儿哥啦?一天三次的去刺激镜老哦,说你找了相好都不带出去给人看。”

“我可没去招惹他,”喻文州看了眼厨房上的食材,“只是去看看布丁的时候顺便关心一下师兄的晚年情感生活。”

宋晓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你这不就是去招惹人家了嘛:“所以今天你上班上到几点啊老细……我跟你港你再偷跑我也要罢工的!!”

喻文州点点头:“好说,扣绩效就是了。”

“剥削!!!!”

“扣完不是还有奖金么?”

“喂喂不要太过分啊!!我今天没有打翻盘子没有摔破碗没出事的!!”

“话说我忘了告诉你上次打破的那几个盘子和碗的钱直接从你工资里面扣了。”

宋晓瞬间萎靡地跟在喻文州后面打下手:“所以老大今天你来干什么……”

喻文州认真地围着厨房转了一圈,指了指那个占据了一面墙的烤箱:“找个大点的烤箱拷点小零食,顺便消磨一下时间到晚上好去接布丁。”

宋晓绝倒,感情你大老远的晃过来不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业绩,就为了这个??!!

“顺便跟你说说话,”喻文州补充了一句,“这样看来我们明后天能早点关门了,正好都可以去趟老师的酒吧看看人,说不定我还这能带个小朋友一起去。”

咔嚓……

宋晓手上的盘子光荣阵亡在了地上:“……不是吧你真的祸害了哪家小朋友了?!!!”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又一个盘子,记在你工资上了。”

下午茶时候用不着大厨房,喻文州仔细看了一遍还能被他挪用的食材,选了一块还没发起的面重新揉了一会扔给还沉浸在被扣工资的悲伤中的宋晓面前:“擀薄成馄饨的方皮,稍微大一点。”

宋晓听闻能有吃的立马一骨碌爬起来干活,喻文州正把奶油奶酪混着蒜末、水果玉米和盐搅拌,宋晓擀好一块皮喻文州就拿片薄的芝士片包着蒜香奶酪和一小块切好鳕鱼肉放到馄饨皮里面去,四个角两两相对捏起来放在刷了油的烤盘上。

满满一个大烤盘摆满了的时候,宋晓捏着手腕看着喻文州手腕灵活地捏着小刷子给烤馄饨刷油:“老细里面有多少是可以赏我的啊!要给你找个漂亮的盒子包起来方便你送小朋友吗?!”

蒜香混着奶酪的香气争先恐后地从烤箱里面钻出来,馄饨皮也一点一点酥黄了起来都有点包不住沸腾的香气和内馅要从上面封口的缝隙里面爆出来的欲望了。

“拿个能恒温的,”喻文州拉开烤箱看了看,拿夹子划开了几个部分:“这一部分我带走了,其他的你懂?”

“我懂!”宋晓奋力地给自己塞了一个,然后被滚烫的内馅烫得一边哈气一边有舍不得吐出来只能挠墙,“哈……我保证!卖出的比吃的多!!”

喻文州满意地点点头,装好他要带走的食物后靠在门边顿了顿,摸出手机似乎想给什么人发一条消息。几乎与此同时一条新的消息弹了出来,大段大段的文字和满篇的颜文字表情几乎都能感受到发信息的人要破屏而出情绪。

下午四点的秋日阳光正好,温柔又明亮地拖长了喻文州的影子,给他上翘的嘴角镀上了一层浸润了糖丝甜味的金黄色暖光。闻着味从楼上下扑下来徐景熙刚刚咬破烤脆了的馄饨皮,就被里面迫不及待涌出来的丰富的内容吓了一跳,抬头看了眼宋晓再看看喻文州,八卦地拿胳膊肘捅了捅埋头苦吃的宋晓:“喻总真谈恋爱了啊?笑成这样是要勾引谁啊?!镜老说的小朋友在哪呢?”

宋晓苦逼地回想了一下刚才似乎什么都没套出来,抬手塞了一个烤馄饨到徐景熙的嘴里:“吃都堵不到你的嘴啊!”

徐景熙嫌弃地看了眼宋晓:“废物……又被他绕过去了?让你套的情报呢?!!”

宋晓心想喻文州都能被我套出情报了那还得了?你们一个二个想八卦又不敢上的非说我皮糙肉厚让我打前阵,凭什么顶着风险上的是我被骂废物的还是我啊?!!

黄少天和张佳乐互挠了一会又继续跟着网监组的开始他们的扫黄大业,黄少天拉了一张单子拖着鼠标用一种常人无法接受的速度看着满屏幕不断翻滚的字,然后像是找到了什么一样迅速地敲起了键盘。

介于黄少天的单纯程度张佳乐直接把他扔到了技术部,很明显叶修是想找什么才一个一个翻起了扫黄组的记录,叼着烟一本正经地看着屏幕一点都不像是在看什么有碍观瞻的视频。

“难得看老叶这么正经的表情,”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回来跟张佳乐咬耳朵,“今天能准时下班吧?我和文州越好去接布丁他现在在兽医院带着点心等我呢。对哦刚刚我去了一趟深海,发现了一些……恩……”

“一些坟头活了?”

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叶修:“你怎么知道的?!鲸落动了也只有……”

“都说了哥是全才了,”叶修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我深潜的时候你还在玩游戏呢少天,我可是黑暗阴影的老会员了,深海领域那么大一片总得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有几个鲸落还是我参与建立的呢。”

张佳乐一脸懵逼地看了眼黄少天又看了眼叶修,抓着黄少天的领子问他:“鲸落是啥?你们网络怎么搞得和海洋学一样??!”

“因为本来就很像,”黄少天嘀咕了一下,“一般来说你们接触的都是网络浅层,就是上网购物打个游戏什么的,再往深入一点就是深海网络了。当然进入的前提是你能找得到深海网络的入口,不过深海就是因为太深了有时候需要建立一些靠谱又不被监察的服务器方便跨区域的联系,就跟沙漠里面的绿洲一样,不过放到深海里面就是鲸落了。”

“拿跟坟头有什么关系?”

叶修抽了口烟,慢慢喷了出来:“黑客也是一代跟着一代不断消亡然后出现新生,老的一代著名黑客离开的时候他的黑客签名数据库什么的有选择销毁的也有愿意留下的,要是有新的黑客接手这些资料就算了,没有的话就会沉寂到深海网络里面被当做一个鲸鱼尸体一样被改造成鲸落。”

张佳乐一脸不明觉厉:“鲸落动了说明什么?”

黄少天和叶修异口同声地回答他:“老不死的冒泡了!”

魏琛扯着网线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总觉得有人在背后骂他。

下午下班时间一到黄少天就蹦起来直奔车库,王杰希问了几句那家兽医院的情况,若有所思的准备回家。张佳乐嫌弃了一会黄少天见色忘义就去接弟弟了,等黄少天风风火火杀到兽医院的时候,喻文州和方士谦正坐在那个看上去很不像兽医院的一楼大厅喝茶聊天,顺便看着布丁带着伊丽莎白耻辱圈和灰鹦鹉打架。

黄少天从来没有想过……

“布丁这腿也太短了……”黄少天跟抓鸡一样抓着那只灰鹦鹉的翅膀给布丁顺毛,“小可怜你看你爹不爱你了,看着你被欺负还只知道笑,跟着干爹走吧。”

布丁被灰鹦鹉支开一只脚踩着脑袋,拼命地想挠那只灰鹦鹉几下。要是放到其他猫身上这个一点都不是问题,但是布丁他腿短啊,被隔着一定距离踩住了脑袋怎么都挠不到灰鹦鹉身上去。

方士谦一脸无语地开口了:“喂喂灰鹦鹉不能这样抓翅膀,你这是抓鸡啊!喂喂那是猫笼子不是拿来关鹦鹉的!”

被黄少天顺手塞到了笼子里面的灰鹦鹉语气十万分怨念:“狼狈为奸!狼狈为奸!”

这鹦鹉太贱了,黄少天眯了眯眼睛问喻文州:“鹦鹉好吃吗?烤着好吃还是油炸了好吃?!”

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鹦鹉抢先了:“杀人啦!!!救命啊!!!!!!”

这鹦鹉要成精了啊!

喻文州塞了一个烤馄饨到黄少天嘴里:“这个比较好吃。”

没有刚出烤箱那会那么烫了,但是咬开拖出长长丝的芝士完美地保住了里面的温度,鳕鱼入口就化嫩得像是一汪水,蒜香的奶酪混着水果玉米一口咬下爆出的汁水像是融化的巧克力一样细密地填满了口腔所有的角落。

黄少天咔擦吃完一个迅速扫荡了餐盘上还有的几个,用一种仇恨地眼神把方士谦看着:“文州他吃了几个!?”

喻文州哭笑不得安抚性地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指了指他座位身边的盒子:“那一盒都是你的。”

那就好,黄少天满意地搂住顺着他腿就爬上来的布丁:“拿回去了对吧!留在这要跟他吃完饭吗?!对哦文州我跟你讲今天不是来新同事了吗?你猜是谁?!居然是王杰希哎!搞了半天我和乐乐才知道他就是王杰希!”

喻文州意外地挑了挑眉毛,就势看了方士谦一眼:“然后呢?熟人相见不很好吗?”

“对啊,”黄少天一边给自己带安全帽一边回答,“张佳乐还挺想约他去哪玩玩的,不过可惜他家玄凤鹦鹉病了还问了我几句这的情况,估计等他家鹦鹉好了我们才聚餐吧?对了文州玄凤鹦鹉会说话吗?”

喻文州看向方士谦:“大兽医啊,玄凤鹦鹉会说话吗?”

方士谦心不在焉地看了眼自己家拼命啄笼子的灰鹦鹉:“没他那么会说话,但是从小养着的话很亲人,也会说几句不过更会吹口哨一点。”

黄少天满足地点了点头,骑在自己机车上催喻文州快上来。方士谦惆怅地看着机车尾灯甩过一条红线就汇入茫茫车流当中,伸手去摸不知道什么时候撬开了笼子重新回到自己肩膀上梳理羽毛的灰鹦鹉:“话说你能给我勾引一下玄凤鹦鹉么?”

灰鹦鹉没了能欺负的小短腿也很惆怅,拒绝搭理主人叼着果盘里面的坚果使劲在桌子上磕。

方士谦万分嫌弃地看着自己的灰鹦鹉:“那我养你有什么用?”

灰鹦鹉磕着磕着坚果突然就不动了,看着门被推开一掀翅膀呼啦啦就飞了过去扑到推门进来的人的胸前。

“美人美人!大美人!”

王杰希顿了顿,总觉得这只鹦鹉怎么贱得那么有熟悉感啊?

【一】

【十一】

想给乐哥说的那句话加一个单词……改成 my little boy

……我去看法华经冷静一下


对了也不要问我深海在哪……我也不知道= =

顺便蒜香芝士烤馄饨

里面加不加肉馅都行……加啥肉你们就……看着来??

但是壳子烤脆了蛮好吃的……




  866 42
评论(42)
热度(86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