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三】

(宝宝看到一只特别适合乐乐的小毛球……

(真的非常的……

(咳咳咳

上一章:【二十二】


他把宝贝弟弟张新杰忘了。

韩文清不像是孙哲平那样,三杯酒下肚就成了蒙汗药受害者,老韩睡是睡过去了但是本能反应还在那。张新杰灌药的手法迅速狠辣非常追求效率,所以下意识里韩文清直接以为自己遭遇了敌袭。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打着哈欠打开弟弟的房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再惊慌失措打开客房的时候绝望地关上门想试图装作他看不见张新杰杀必死的眼神。

张新杰眼神里就写着:你居然还不来救驾!!!

可怜的小医师被韩文清拿杯子捆缚成了一条毛毛虫,手脚动弹不得整个人被压在韩文清身下。看着韩文清和开了门迅速关门的张佳乐的表情称得上……凶狠。

张佳乐毫不怀疑要是把张新杰放出来他非得掏出手术刀捅了韩文清然后……

“乖乖,”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打开门重新凑过去,试图把张新杰从韩文清身下扯出来,“你昨晚上干什么了?不就是让你灌个药你怎么就还给我灌上床了……”

然而根本扯不动,韩文清的身体素质和身手不是盖的,张佳乐在力量上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先拉我出来,”张新杰拱了一下立刻被韩文清压制得更紧了,张佳乐发现他脸色瞬间更难看了,“先!把!他!弄!开!!”

张佳乐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把宝贝弟弟弄出来他一定会拿手术刀捅了老韩的!!

“你昨晚到底干了什么啊?”张佳乐尝试了一下掰开老韩的手,发现不仅没有任何作用还会被老韩下意识地反手攻击,有些无奈地给张新杰耸耸肩,“你等老韩醒过来?也没几个人能在肉搏上干掉老韩啊……别看你哥你哥力气没他大……要不……”

“要不什么?”张新杰难受地挣扎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要不你把孙哲平叫过来?”

张佳乐委屈得像是个小媳妇:“那我去叫喻文州和黄少天,老韩一个人真的拉不住……”

“不用了,”张新杰脸上冷得能剥下一层冰壳子,“把我手弄出来一只就好。”

“新杰!!!!杀人是犯法的!!!!”

张新杰真的一瞬间有捅死韩文清的想法,昨天晚上他虽然喝得半梦半醒不太控制得住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最多就是想灌了韩文清药然后就去洗澡睡觉……

韩文清不愧是作战部出来的,闭着眼睛反剪了张新杰的手一抖被子把人裹得严严实实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充满了暴力美学根本不给张新杰一点反应时间。

然后张新杰就跟孙悟空一样被镇压了,韩文清严严实实地压上来简直就是一座五指山。张新杰在他镇压下的动作就像是奶猫一样,别说挣扎了连换个舒服的姿势都做不到。

最后到底是孙哲平醒过来帮着张佳乐把张新杰给拽了出来,韩文清手劲极大,张新杰被解救出来的时候手腕上还有着几个泛青的指痕,身上一道一道被压了一晚上各种褶皱的红痕。黄少天过来敲门叫张佳乐出门上班的时候,一看张新杰那样还以为韩文清把他怎么了……

说起来黄少天今天也略不开心,喻文州体谅他昨晚上闹得晚就晚点叫醒他,起来晚了早上的早饭只能一切从简了,一杯泡了脆圈圈的全脂牛奶和一块吐司芝士烤蛋就是全部内容了。虽然芝士吐司烤的边角酥脆内里软嫩,溏心蛋黄要凝不凝蛋白混着芝士滚烫拉丝。

但是一点都不能跟昨天的兔肉粥相比好吗?!

黄少天打滚耍赖地要喻文州早安吻祝福吻上班安慰吻压惊吻,反正能多吻几个是几个,早饭不够满意那就只能靠多亲几口多摸几把什么的多占点便宜了!

“我倒是宁愿起早点,”黄少天升了个懒腰拿手指圈着钥匙一个劲的甩,“还是说我真的被喂叼了?以前我可是连我们那个食堂都能吃下的人啊!我的妈张新杰你这是咋了?!”

张新杰冷漠地拿起一块面包往上摸果酱:“被你们上司压的。”

黄少天简直目瞪口呆:“卧槽乐乐没打死他???!!老韩居然把你睡了我的天我要给老叶举报他!!!医生都下的了手他简直太残暴了这是知法犯法的!”

“没有睡我,”张新杰放下餐刀,“只是压的。”

“……拿什么压的?”黄少天挠了挠脑袋,“老韩对你动手了?他打你啊?”

嗯……这么说似乎也没有什么错来着,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来着。

“他拿被子捆了我一晚上,还压在我身上,”张新杰耐心解释了一下免得黄少天越想越黑,“捆俘虏那种捆法,然后一有挣扎就二度镇压。”

这么惨???黄少天震惊地看着张新杰:“那你居然还活着不容易啊,上一个这样被对待的还活着的应该是老叶吧?张新杰你是怎么活到你哥来救你的啊??”

张新杰啃完那个土司轻描淡写地回答了黄少天的这个问题:“我抵着他的大血管呢,这样下来过不了十五分钟就会麻的,麻了压制得力度会轻很多的。”

“老韩手或者脚麻了一只你也没能逃出来?”黄少天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老韩也没厉害到这个地步啊?还是说张新杰你又弱鸡了?”

“这个倒没有……”张新杰略尴尬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我后来到点了就……就睡着了……”

额……这个倒是,张新杰的致命弱点是非工作时刻真的到了晚上11点半他能准时给你睡过去。

韩文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为什么手脚以及颈部靠近大血管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这似乎不是自己家来着……哦,昨天晚上喝多了,这是张佳乐他们家。

韩文清揉着脖子出来的时候就被黄少天围观了,黄少天围着他表情略猥琐的一圈一圈转着看,末了问他:“老韩昨晚上美人在怀的感觉怎么样?”

韩文清瞟了他一眼:“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八卦地指了指吃完早饭准备出门的张新杰:“你昨晚把人家睡了,负不负责?不负责小心乐哥把你往死里打……嗷嗷嗷……我错了!!!”

张佳乐提着黄少天的耳朵一用力:“我tmd还天天睡你呢!你怎么不问问我负不负责?!”

“但是老韩把张新杰捆了一晚上还压着这是事实!嗷嗷!我错了我错了老韩那是虐待了你家宝贝新杰一晚上行了吧!!老韩要精神赔偿肉体赔偿嗷嗷!不要肉体赔偿精神赔偿行了吧!!!”

“赔偿你妹!”张佳乐拖着人要往门外走了,“你再闹下去上班就要迟到了!去给我下去推车!然后替我把新杰给我送到医院去我先去办公室给你打卡!”

黄少天揉着耳朵乖乖跟着张新杰出门,他们两个一进电梯张佳乐几乎是磨着牙转过头警告韩文清:“你跟我家新杰一点关系都没有!什么都没发生你懂吗??!懂吗?”

韩文清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心想张佳乐你还记得我是你上司吗这么咆哮我?

嗯,一切涉及宝贝弟弟的事,张佳乐就算是昨天晚上啃着螃蟹都能翻脸不管这个螃蟹是谁送的。

孙哲平默默地从藏身的卧室走出来,给韩文清递了个同情的表情。

张佳乐先黄少天一步到警局,等他把车放地下停车室出来后看到的事悠悠……不知道该说是骑着还是开着一辆双轮体感车的王杰希来到他的身边。

“大眼你居然用这个,”张佳乐蛮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下,“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比较方便,”王杰希踩着双轮体感车那一只手撑着平衡杆,另一只手摸出上衣口袋的卡刷了一下门禁,“而且比起你们的重机什么的轻多了。”

确实很方便,王杰希能踩着它在一层楼里面游荡还不发出什么太大的动静,虽然他一米八几的个子踩着这个确实另辟蹊径到了极点,又拉风又诡异的感觉……

然而张佳乐似乎还很喜欢这个玩意,抢了好几次要试试感觉,黄少天到的时候张佳乐正踩着这个在楼道里面来回窜动,颇有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

然后围观这个神奇的玩意的人发展成了三个,黄少天还特别兴致勃勃地拖出了一串数据研究了一下转头问王杰希:“你怎么没买一个轮子的那个啊?”

王杰希瞟了他一眼:“那个买来饭后散步的。”

……人家饭后散步靠走,你靠代步的……王杰希你果然脑洞比较另类啊。

“话说那天晚上,”王杰希顿了顿,转过头用他那对一大一小的眼睛审视一般看着张佳乐,看得张佳乐顿时非常有压力,“是你选的酒吧?”

“不是我!”张佳乐高举双手以示清白,拽过还在研究单轮和双轮体感车的黄少天,“是他姘头推荐的!那个是他姘头干的!真的不是我!再说我也是受害者!”

黄少天敏锐地抓到一个关键字:“为什么是也是???!!”

张佳乐突然面红耳赤地把黄少天提过来看了眼:“卧槽要不是你家姘头选的酒吧我能喝那么多吗?还有我还没问你和你家喻文州呢?为什么孙哲平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还有方士谦也是,”王杰希补充了一句,“方士谦出现在文州推荐的地方?”

“你认识方士谦啊!?”黄少天和张佳乐异口同声地问道。

居然认识方士谦,而且似乎和方士谦有一种很奇怪的关系,黄少天和张佳乐对视了一眼,似乎有点摸到了某种头绪或者某种可能的隐约的内心波动。

“还有还有,”黄少天警惕地看着王杰希,“叫什么文州叫得那么亲切!没听到那是我姘头……啊呸!那是我男朋友吗?!你叫喻文州就可以了!!”

王杰希藐视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和他的关系是你想象的那样吗?”

黄少天内心大喜过望,装作冷漠的样子:“不是最好!”

王杰希冷哼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你想的那样,明明比你想象中关系更好。”

黄少天闻言勃然大怒,扑上去摁住王杰希抡起抱枕就跟他打成一团,原来警局每日n次的爆破组组长对殴高级网警的闹剧,现在开始上升到黄少天和王杰希一言不合就打成一团。

哦,张佳乐是在里面浑水摸鱼的,时不时两人对打会升级为三人混战。

老韩看着就心累,一点都不想管他们三。

黄少天打完还是不服气:“吹的吧你和我家文州关系那么好,文州都没跟我提过你!”

王杰希老神在在地翻看着检验报告对黄少天的说辞不屑一顾:“我认识他比你久,知道他身份知道他……反正我们两个的关系你这种小屁孩怎么能懂?”

黄少天抡起靠背就扑了上去:“王杰希你这个叫挖墙脚你懂吗?!敢挖我的墙角你行不行挖到防火墙然后烧死你自己!!!你当心今晚你家所有的电器作妖吧!!”

咳咳咳,韩文清拼命地咳了几声警告黄少天,不要公报私仇知法犯法黑人电脑电器。

王杰希丝毫不以为意:“那你等着上班的时候别喝水别吃东西了。”

咳咳咳!韩文清咳得更大声了,投毒是重罪!你们这都是犯罪的你们知道吗?!

“说起来,”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凑上去低声问王杰希,“你刚才说你知道我家文州的身份?”

“对啊,”王杰希回答地特别坦然,“甜品屋老板嘛,小我一届的学弟,和张新杰同届。”

“没说这个!”黄少天现在特别想亮爪子挠他,“你明明知道我在问什么!”

王杰希继续坦然地看着他:“对啊,但是他就是甜品屋老板啊,哦养了一只曼基康猫的甜品屋老板,擅长做饭。我说得有错吗?”

黄少天盯着王杰希看了会,突然俯下身子贴着他耳朵说了句:“那我还知道方士谦的身份呢!”

王杰希神色没有变化,盯着黄少天眼睛突然笑了笑:“我也知道,兽医嘛,话说我现在还没感谢张佳乐呢,他推荐的方大兽医的手艺不错,我家玄凤鹦鹉恢复得很快。”

黄少天气鼓鼓地看了会王杰希,还是舍不得把手上的底牌亮给他,转过头自己嘀咕着:“那我晚上回去问文州就是了!反正我不信他不瞒着你的还能瞒着我!床都上了他要是敢这样我非……反正你不想知道方士谦追求上进前想干什么就算了!”

说起这个……王杰希倒是真的有点心动了,不过他还真不大相信或者确信,黄少天真的知道方士谦之前的事情……

尤其是……

他不知道的事情。



【一】

【二十四】

私自以为双轮体感车蛮适合大眼的……

虽然我感觉单轮更拉风……

(然而我上去一次摔一次……


单轮的

双轮的

  881 67
评论(67)
热度(88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