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后记【完】

让乐哥尽情的 搓弟弟吧

反正我约g都是问……太太来一张乐哥在床上搓弟弟好吗……(被殴打)

上一章食为天·后记【5】


门都没有!!还可不可以?!!!

张佳乐倒是和韩文清打了一架,但是那把火还是在烧着,烧得他抓心挠肺就是不知道怎么泻火。

但是很明显在这种事情上和韩文清执着的话自己要被气死,张佳乐果断拉起张新杰的手就跑。

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吃独食的时机再次被打断了,喻文州看着屋内几个人再看看锅里还在炒制的黑芝麻露出一个苦笑,任命地又去开了一袋做足四个人的份好了。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看着被张佳乐哭天抢地搂着的面无表情地张新杰:“你私情泄露了啊?你哥哭得更奔丧一样,是他把老韩打死了还是大孙被你捅死了?”

张新杰拍了拍张佳乐的背冷冷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你闭嘴的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芝麻的香气浓郁地充斥着整个房间,闻上去就是可以暖到胃的温馨感。张佳乐干嚎了一阵萎靡在张新杰怀里可怜巴巴地问他:“你答应老韩了么?”

张新杰摸了把他又长又顺的头发熟练地给他哥顺了顺毛:“没有,只是答应一起养狗而已。”

“黄少天当时也就这样想着要去跟喻文州一起养猫而已!”

布丁无辜地喵了一声,跳上沙发凑过来蹭张佳乐的脸。张佳乐一把抓过软绵绵的小短腿泄愤一般狠狠搓了一顿:“小妖精的你来就是找搓,看着你就生气!“

布丁被捏得喵喵直叫,惨兮兮的萎靡在张佳乐怀里毛都是一块一块飞起来的。芝麻的香气越来越浓郁,混着各色坚果被炒制磨碎的声音,张佳乐几乎能想象到等下芝麻糊端上来的浓香。

他泄气一般放过布丁,抓过张新杰狠狠在他脸上亲了口搂在怀里:“进展到哪一步了?”

张新杰冷着一张脸在张佳乐衣服上蹭了蹭:“放心,还没你对我动手动脚的次数多。”

张佳乐简直恼羞成怒,捏着张新杰的下巴把他往怀里挼:“我就对你动手动脚了怎么样?!有本事你反抗啊!叫啊!我捏你腰捏你屁股怎么了?没事就气我!你倒是会气我!”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亲眼见证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嗯……兄弟相亲的场景,张新杰倒是奋力挣扎了,可惜一点用都没有,被张佳乐缠住腿和胳膊捏了屁股捏腰,反正哪敏感捏哪,捏得张新杰最后两眼泪汪汪气都要喘不上了靠在张佳乐怀里。

张佳乐估计被气得不轻,张新杰扣得好好的衣服扣子都被他崩裂了几颗,躺在他哥怀里简直是衣冠不整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搓被捏直至全身发软脸色绯红。黄少天觉得这个场面似乎不太好,悄悄往厨房藏了藏露出一个脑袋劝他们两:“注意影响,还有外人呢而且又不是在你们自己家,回家你把张新杰扒光了扔上床都行,在这你好歹收敛一下行不行……”

张新杰气得话都要说不清楚了:“你讲不讲道理……唔……没亲过没上床手都没拉过你……”

“他还想亲??还想上床??”张佳乐怒火万丈,吧唧一声亲在张新杰脸上,“我就不讲道理了!反正现在我亲你了!你是我的了!”

黄少天同情地看了张新杰一眼:“认了吧,你初吻早没了早给你哥了,你就从了他吧。”

“你闭嘴!”张新杰对着黄少天怒目相向,“你初吻还给他了呢!你还说要嫁给他呢!”

“没有!!!”黄少天跳脚了,“小时候我以为他是姐姐!!!我说得是要娶漂亮姐姐!!!”

“是么?”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现在也想取漂亮姐姐吗?”

“……”黄少天机智伶俐地牵住喻文州的手,果断单膝下跪深情款款地看着他的眼睛,“现在我想娶你,亲爱的嫁我吗?”

张佳乐暂时放缓了对张新杰的搓揉,和弟弟一起兴致勃勃地看黄少天在那边力挽狂澜。

“不嫁,”喻文州捏了捏黄少天的下巴,转身继续去磨芝麻粉,“戒指都没有就求婚,少天你心很不诚啊,倒不如考虑一下嫁给我?”

黄少天瘪了瘪嘴,屁颠屁颠地跟进厨房:“说得你好像有戒指一样,你要是有我就嫁。”

张佳乐看了一眼在怀里平复呼吸的张新杰:“我觉得黄少天又要栽坑里。”

张新杰扭过头表示不想理张佳乐,被借机捏了好几下屁股,气急败坏地去抓他哥不规矩的手:“他不一直在喻文州给他挖的坑里呆得很爽吗?”

是这样的不错,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真从裤包里面摸出来的戒指简直目瞪口呆。

“哇偶,黄少天你真的可以嫁了,”张佳乐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结婚那天记得给我发请帖啊,乐哥给新娘子包个大红包。”

黄少天抢过戒指恼羞成怒地指着大门:“还想不想吃芝麻糊了!不想就给我出去!”

香浓的芝麻糊上面还有几片切薄的核桃片,里面的香气也不单单只有黑芝麻,磨成细粉的各色坚果完美的融了进去,每一口都是直接从口腔暖到胃的舒爽。

吃完他们哥俩的心情都好了很多,在喻文州别有用心的眼神示意下了然地告辞回家了。一回家关上门张新杰立马冷着一张脸不理张佳乐了,张佳乐简直没被他的态度气笑,抬手就要去搂着他的腰和膝关节想把他抱上床。

张新杰没张佳乐那么大的劲,躲又躲不过又不敢大力挣扎,但是真的被张佳乐公主抱起来也实在是丢人。张佳乐把他堵在墙上弯腰抬住膝盖威胁他:“不乖我就把你扛上床了啊!”

张新杰一脸宁死不屈:“你……你这是……张佳乐!你你你!”

张佳乐才不管,他最近才发现他弟弟这种要是顺着来非哪天造反了还摆出一脸他有理你胡闹的表情,直接抱上床搓散架了再哄哄简直省时省力。

张新杰委委屈屈地趴在张佳乐的肩膀上,内心的小人咬着小手绢嘤嘤嘤嘤地一肚子委屈,奶奶的张佳乐纯粹是把他当个麻袋扛!

床垫软的很,张佳乐舍不得把张新杰直接丢上床抱着腰慢慢压上去把他整个都捂在了被窝里:“来,刚刚气狠了我摁错电梯跑到黄少天家了,这回好了,在自己家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张新杰僵直着脊背,总觉得他哥在威胁他但凡他说错一个字等着被他扒光搓散架吧。

张新杰觉得自己委屈得很,张佳乐谈恋爱倒是把他瞒得跟外人一样,吃回头草吃得也是拦着我的都不理解我的样子。结果到了自己这,还没和韩文清有什么进展呢就……

张佳乐看着张新杰冷冰冰的一张脸上藏都藏不住的些许委屈,有些心软地凑上去蹭了蹭他:“我怕你被骗嘛,好宝贝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欺负你,下次我轻点,”

还有下次!!张新杰拿眼神剐他哥。

张佳乐摸了摸鼻子,抬手把张新杰搂到怀里蹭了蹭:“这不是怕你吃亏嘛,你看虽然你老骂我,要是万一……但是好歹我打得赢孙哲平,韩文清那你怎么办呢?你又是这个喜欢把事憋在心里的性子,哪天吃了亏我都不知道。”

张新杰趴在张佳乐怀里闷闷地顶他一句:“你吃了亏我倒是都知道,换了我这……”

张佳乐捏了把张新杰的下巴:“小混蛋我是你哥!你就这样气我是不是?嗯?求饶说声好听的就放过你,不然的话……嘿嘿嘿。”

张新杰被张佳乐捏着痒痒肉一个劲地挠,什么时候把眼镜都弄到哪去了都不知道。他眼眶都红着笑得有些受不住了。求饶一般埋头扎进张佳乐的怀里气都断了一般求饶:“好……好哥哥……哈哈……好哥哥……哥哥……”

张佳乐满意地搂着他亲了口额头:“这就乖多了吧!我也不是非要你一个人一辈子就这么单着,老韩那个职业嗨……跟我当年半斤八两没啥区别……跟着他担惊受怕的……”

张新杰乖乖趴在他怀里,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小声问道:“但是……要是我还想跟他试试呢?”

张佳乐脸立马垮下来了:“老韩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哪里不好吗?”张新杰认真地看着张佳乐,“试试总没问题吧?他要是连我都不护不住,也当不上你的队长吧。”

张佳乐一颗心一直往下坠,心酸地看着张新杰的一张脸心想养了二十多年的弟弟要被人抢走了,偏偏自己还真没有什么理由拦着。

“所以,”张新杰凑上去轻轻亲了口张佳乐的额头,主动抱着他,“你帮我参考一下好不好?”

张佳乐心都软了,抱住怀里软趴趴的弟弟:“好好好,老韩要是敢对不起你你看我不打死他!”

第二天早上韩文清准备驱车上班的时候被叫住了,张佳乐臭着一张脸死死盯着他,而叫住他的张新杰站在张佳乐前面,朝他伸出一只手:“我们……试试进入考察期好不好?”

极大的惊喜砸在自己脑袋上,韩文清反而有点不相信了。张佳乐看着韩文清呆在那,简直不耐烦地踩了一脚油门:“他不同意就算了,新杰我们走……喂喂!!谁让你抱的!!考察期拉个手就行了!!喂!!韩文清!!”

张新杰被怒气冲冲的张佳乐从韩文清怀里拉出来,冲着韩文清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以后多关照。”

韩文清哽了哽,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说出来,最后吐出一个字:“好。”

 

 

——“那我们先说说关于你和叶修的事?”
        “……叶修他有男人。”

    “那我们就说说以后的事吧。”

 

                                                                        ——end

 

【一】


(我跟你们港,小朋友就是要这么弄上床搓)

  879 77
评论(77)
热度(87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