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八荒如愿【4】

“大孙……”

张佳乐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孙哲平,本来因为缺失灵魄而略显呆滞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水雾,反而有一种朝露秋水雾沉沉的绮丽。

上九霄碧落下三尸黄泉,六界茫茫众生当中孔雀有美得近乎奢侈的容貌,瑰姿艳逸得如同涨潮的浪头,一波一波打上来把你淹没的同时还后劲绵延。

孙哲平时常有自己就是那被淹死的水鬼的感觉,在冥河下看着浓黑的河面却始终抓不到哪怕是作为念想的那根稻草。

【汤不热】

孙哲平叹着气把人搁到浴缸里面放了热水,然后捉住还不老实试图拽着自己衣角把人拉下水的葱白粉嫩的爪子,压低声音威胁到:“不乖就把你煮来吃了。”

QAQ……

张佳乐用表情表明了什么叫做委屈什么叫做泫然欲泣。

“就这样,放热水洗干净,”孙哲平捏了把明显老实了很多的张佳乐的下巴,“然后上锅煮了。”

“不好吃……我……”

“所以乖不乖点?”

张佳乐拼命的点头。

孙哲平满意地揉了把张佳乐湿乎乎的头发:“那就好,下次不乖的话……”

张佳乐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用脸颊贴着他的下巴蹭来蹭去:“我乖乖的……是不是……不吃……别吃我……疼……”

孙哲平正在往张佳乐身上浇水的手顿住了,迟疑半响抬手扣住张佳乐的颈窝:“怕疼?”

“疼……怕,很怕”

孙哲平顺着后颈安抚性地拍着蹭着自己的张佳乐:“不会有了……我逗你呢,怎么舍得啊……”

“对不起……”

张佳乐安安静静蹭着孙哲平,整个人表现得足够柔顺而又依赖。

“不会有了……”孙哲平替张佳乐洗干净,拿大毛巾把他包裹起来,“这次是我先认出你来,不会再有了,我保证……嗷!”

张佳乐有些无辜地抬头看着孙哲平:“饿……”

孙哲平脖子上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牙印,再深一点估计就出血了,孙哲平满腔的歉意顿时被这一咬都气得烟消云散了。

张佳乐被孙哲平扔上了大床,明显不知道又怎么的张佳乐被孙哲平摁住咬了好几口后塞进了被窝。

“不准到处乱跑,乖乖在这等着,”被反咬了好几口阿修罗王现在很生气,“再不听话的话,我就把你分拆下腹吃干抹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个威胁太致命了点,心智不全的孔雀立马配合的拿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表示我真的睡着了,我很乖我不会不听话。

孙哲平心情好了一点,吐了一口浊气,赤着上身继续回了厨房。

在床上捂了自己一会的张佳乐自己把被子掀开了,在唾弃了自己一会没出息以后,张佳乐百无聊赖的拖出了那本喻文州送他们的书。

“孔雀血肉……”

张佳乐支着下巴表情悠闲地来回翻看着这本书,孙哲平炖上蛇羹后回卧室正好看见张佳乐趴在床上悠闲的样子。

“恢复过来了?”

张佳乐抬头看着孙哲平,眨巴了一下眼睛:“看得出来啊?”

“你傻的时候挺好认的,”孙哲平走过去坐在张佳乐的身边凑过去看了一眼,“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张佳乐明显还停留在他上半句上面:“什么叫做我傻的时候挺好认?”

“因为你以前没傻过么……”

“你什么意思!”张佳乐扑上去掐住孙哲平的脖子,“我现在很傻?”

孙哲平假意咳了两下:“不是……我的意思是……”

“什么意思!”

“你这么依赖我的样子我挺受用的。”

张佳乐明显愣了一下,指着孙哲平鼻子的指尖都抖了起来:“你……你这是……什么,什么爱好啊……”

“爱好啊……爱你好你这口呗。”

孙哲平说这句话的时候坦坦荡荡理所当然,说的仿佛就是天经地义的一般,语气都是波澜不惊不起风云。他用一种平直的眼光看着张佳乐耳朵绯红脸颊滚烫,最后……

“混蛋……”张佳乐把自己埋了起来,“这样太过分了……”

“哪里过分?”孙哲平并不打算放过他,抓住铺盖的一角防止孔雀彻底把自己窝成鸵鸟。

“哪里都过分,”张佳乐抓住孙哲平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哪有干了事才补充说明的?你自己摸,还说不过分。”

孙哲平能感知到手心下的滚烫,他凑上去吻了下通红的侧脸:“那以后我先说?”

张佳乐歪着头想了一会,抬手扣住孙哲平的腰:“我觉得你怎么来都是我吃亏,所以……”

“所以什么?”

张佳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到“我要先吃东西,我饿了。”


【1】

【5】

我被屏蔽惨了……肉在汤不热……

  469 50
评论(50)
热度(46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